中國西藏網 > 宗教

第五屆黃寺論壇論點摘編:藏傳佛教建築看佛教中國化

發佈時間:2020-12-08 09:3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近日,第五屆黃寺論壇在北京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舉行。本屆論壇以“從寺廟建築看佛教中國化”為主題,旨在從寺廟建築具象視角與歷史發展緯度,進一步研究佛教文化藝術與中國文化的內在關係與交流融合特點,闡述其在佛教中國化方面所產生的社會影響與現實意義,並將其中所藴含的人文精神、審美觀念、道德準則、教義思想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有機結合,促進新時代佛教健康傳承。當今世界佛教體系按照語系主要劃分為: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和南傳佛教。此次論壇,多位與會代表聚焦藏傳佛教,深入研討、交流,今擷取其部分論點,從藏傳佛教建築來看佛教的中國化。


圖為第五屆黃寺論壇現場 攝影:孔夏

  在新時代,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怎樣更好地堅持中國化方向,我感到從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的歷史中可以得到啓發。習近平總書記説:“佛教產生於古代印度,但傳入中國後,經過長期演化,佛教同中國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發展,最終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給中國人的宗教信仰、哲學觀念、文學藝術、禮儀習俗等留下了深刻影響。”(在訪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時的講話)。龍文化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內容,在佛教寺廟建築中的廣泛存在,對最終形成中國佛教文化產生了重要的意義。——中央民族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研究員王長魚 《從龍文化在佛教寺廟建造中的體現看佛教中囯化——由西黃寺修繕工作所想到的》

  藏傳佛教因其獨有的弘傳方式影響了藏族、蒙古族等少數民族長達千年之久。眾所周知,蒙藏地區民眾多有信仰藏傳佛教,藏傳佛教寺院是信眾的心靈寄託、精神依止。此外,藏傳佛教寺院具有教育、醫療、公益慈善機構等諸多社會角色。具有穩定我國北疆與西南邊陲,民族團結,政治安寧的作用。藏傳佛教在後弘時期以來為中華民族的團結振興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尤其是進入新中國、走進新時代,藏傳佛教更是與時俱進,發展學理、培養僧才、團結民眾,從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角度出發,完善自身,發揮其積極向上的社會引領作用。——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西安廣仁寺住持仁欽扎木蘇 《團結安定即是莊嚴國土服務眾生即是利樂有情——新時期都市藏傳佛教寺院如何發揮引領作用的幾點思考》

  查吉瑪大殿的主要特點是代表身、語、意的三層塔式構造,即頂層表示身的壇城,二層表示語的壇城,底層表示意的壇城,逐層為白、紅、花的色調。細看大殿的建築形式,可以發現其真正體現出了藏傳佛教建築的中國化。據類烏齊寺《噶舉仁波切簡傳》記載:“二十八歲的庚申年申月申日,行進了大殿的動土儀式,地基面積與高度在殊勝緣起的宗教儀軌下,由來自內地、尼泊爾、西藏本地的智者賢人相會而成”,可以看出大殿的建築融匯了漢、尼、藏三地的建築藝術。——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研究員白瑪江培 《從寺院建築看藏傳佛教中國化——以西藏昌都類烏齊寺查吉瑪大殿為視角》

  雍和宮原本是雍正在親王時期的王府,他登基後將雍和宮改為行宮。1735年雍正皇帝突然駕崩於圓明園,乾隆繼位後,出於對蒙藏地區局勢和子孫後代內外兩個因素的考慮,將雍和宮改建為藏傳佛教皇家寺廟。雍和宮的改建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前後共經歷了四十八年,建成了南北六進院落的宏大寺廟規模。雍和宮建成後,積極發揮宗教作用,成為了藏傳佛教在京城的活動中心,是西藏、蒙古等地區高僧大德的嚮往之地。自清代至民國,雍和宮始終是溝通中央政府和蒙藏地區關係的紐帶與橋樑。——北京雍和宮管理處文展部文保組組長蘇昊《漢藏文化融合的典範——雍和宮》

  桑耶寺是藏傳佛教興起的重要寺院之一,也在於桑耶寺壁畫內容豐富多彩,在藝術技巧上吸收了印度、尼泊爾、漢地、于闐、克什米爾等地的藝術手法和繪畫美學觀念,逐漸形成了藏族自己的藝術創作風格、流派以及多民族文化藝術吸收融合的典範。它充分體現了吐蕃時代的藏族人善於向其它民族學習、積極進取的博大心胸和民族精神。從這個角度講,藏族文化並非是人們想象的那樣是一個封閉的遊牧文化,恰好相反,藏族文化從一開始就迎接了來自不同民族的文化和藝術,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與本土化文化,桑耶寺是吐蕃時代多元開放文化心態的一個生動典型的一個文化範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研究員強巴赤來 《藏傳佛教寺廟建築文化看中國化方向》

  甘丹寺的建築語言一直是圍繞着宗喀巴大師而進行“編碼組合”的,充分體現出甘丹寺對這位靈魂人物的崇敬和緬懷,對宗喀巴所倡導的格魯派思想、教理教誡的維護,以及廣大僧俗羣眾對宗喀巴與甘丹寺的信仰。可以説,是宗喀巴的業績和功德,令甘丹寺位居格魯派六大寺之首,歷經幾百年發展榮寵不衰,並在社會發展的今天對我們思考藏傳佛教的發展及僧才培養,仍具有一定的借鑑意義。——中國西藏信息中心易文文《甘丹寺與靈魂人物宗喀巴》

  西黃寺建築集印、藏、漢建築文化藝術於一體,堪稱清代皇家寺院建築之典範,在藏傳佛教建築史乃至中國古建築史上都佔有重要地位,也是寺院建築中國化的重要載體與體現形式。西黃寺匯宗梵宇、清淨化城塔院、陽光樓、東夾道辦公樓等建築,充分體現出西黃寺建築文化在從過去走向當代過程中的歷史變遷、吸融傳承、創新發展,是佛教中國化與時俱進的經典範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西黃寺博物館副館長鄭大慶《西黃寺建築過去與現在》

  承德普寧寺“藏漢印”融合的建築特色,反映了多樣性文化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特徵,而所謂本土文化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外來文化既是世界的也是民族的。外來的佛教來到中國大地,與中國各民族各地區的文化相融合,經過漫漫的歷史長河,早已發展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佛教的中國化方向是當今弘法利生的指向標,只有沿着這個方向,才能對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增加中華民族凝聚力、共同實現中國夢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河北省承德市普寧寺住持莫日根圖 《從寺廟建築看佛教中國化——佛教中國化形成承德普寧寺“藏漢印”融合的建築風格》

  (中國西藏網 記者/孔夏)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